• <nav id="oyukg"><code id="oyukg"></code></nav>
  • <menu id="oyukg"><tt id="oyukg"></tt></menu>
    您的位置:首頁 >稽中新聞>媒體稽中>詳細內容

    媒體稽中

    薪火:炮火中的西遷

    來源: 發布時間:2020-09-02 11:22 瀏覽次數: 【字體:

    薪火:炮火中的西遷

    (本文節選自202092日《紹興日報新周刊》)

     

    “只要還有最后一寸國土,只要還有最后一口氣,就要上好最后一堂課。”

    抗日戰爭中,隨著日寇的步步進犯,偌大的紹興城里已經擺不下一張小小的課桌。但是,在隆隆的槍炮聲中,紹興市稽山中學仍舊堅持在流亡中辦學,弦歌不輟,用實際行動表達“抗戰必勝”的信心。

     

    稽山中學里的紀念碑

      “1941417日,日本侵略軍偷襲紹興當晚,全城被圍。翌晨,稽山中學師生武裝突圍。傷亡及被俘多人。抗戰勝利后,覓得四同學及其他殉難者遺骨,葬于稽山門頭。解放后,因建橋遷葬公墓,特在校建此紀念碑,以發揚民族氣節和愛國主義精神。”

      ——稽山中學前校長邵鴻書謹識、沈長軒書

    炮火中突圍

      時光荏苒,這塊“稽山中學抗日突圍紀念碑”,依然靜靜地佇立在校園之中。書寫這些文字的沈長軒,如今已是97歲高齡。回首這段與邵鴻書一同親歷的往事,老人的眼里泛著淚光。

      那一晚,槍聲四起,敵機在紹興城區上空盤旋,駐紹守軍已棄城而去。“不自由,毋寧死”。百余名不愿做奴隸的稽山中學師生,在校長邵鴻書和俞沛庭、歐世倫、何子鎬等老師的帶領下,向離校最近的南門、稽山門方向奮力突圍。

      當時,日軍向手無寸鐵的師生瘋狂掃射,4名學生當場罹難,10余名學生被俘。最后,沖出敵人包圍的師生陸續到達稽山中學平水顯圣寺分部。清點人數,悲憤交集。然平水離城區僅數十里,也非安全之地。于是,師生喘息稍定,集合隊伍,又翻山越嶺,抵達山區王化。

    “一邊往山里逃,一邊也沒有忘記那些罹難的學生。當時,邵校長拿出5斗米,委托幾位農民將這4位學生的遺體找到,并就近安葬在了城門口。” 沈長軒是邵鴻書的得意弟子,紹興淪陷之時,他正在稽山中學平水顯圣寺分部讀高中。抗戰勝利后,他曾任邵鴻書的秘書,參與戰后復校工作。

     

    游擊式教學

      “只要還有最后一寸國土,只要還有最后一口氣,就要上好最后一堂課。”

      1941418日早晨,在王化的山坳里,升旗儀式照常舉行。作為校長的邵鴻書在國旗下講話,他重申了“臥薪嘗膽”校訓,在危難中堅持上課。

      與此同時,邵鴻書迅速組織起了警衛隊、情報隊、救護隊、運輸隊等組織。其中,警衛隊有20支快搶和數百發子彈(軍訓用)的裝備,用以實施武裝搶運。經過學生運輸隊和百余名民工的兩天奮戰,搶運出了平水顯圣寺分部中的糧食,基本上解決了直至學期結束的口糧問題,并將圖書、教學儀器也全都搶運了出來。

      不久,寧波淪陷,王化山區處于敵人的包圍之中。為安全起見,稽中師生開始在山區開展游擊式教學。他們化整為零,8人一組,由教師帶領,分散在山區民房中上課,課程按原計劃進行,并隨時準備應對日偽掃蕩和敵機空襲。到6月底,教學任務按時完成,并如期舉行學期考試。

      1942年,高中春季畢業會考,稽中榮獲全省第一。

     

    西遷至景寧

      “縱有千難萬險,也要把學校遷到內地。”

      1941年七八月間,會稽山區周圍大部分地區已被日軍侵占,繼續在山中辦學危險很大,邵鴻書與黃祥楙、俞沛庭等老師決定將學校遷至武義。

      “高中部設在離武義縣城7里處的明皇寺,初中部設在草馬湖。那個時候,校款僅剩百余元,而隨遷師生竟有200多名。” 沈長軒至今還記得穿著草鞋,背著被褥,冒著敵人炮火流離遷徙的那段讀書經歷:僧寮作宿舍,佛殿當講堂,古寺的鐘聲代替上課的信號。天氣晴朗的時候,為防空襲,林中、竹徑便是極好的課堂。

      在武義辦學一年后,迫于形勢,學校決定將總部內遷。校址選定麗水市景寧縣標溪鄉豫章村的劉家祠堂,直至抗戰勝利,歷時三年。當時的景寧從未辦過中學,稽山中學的遷入,推動了當地教育的發展。

      他們租民房為宿舍,租農田為操場,又向村民借來方桌條凳,權當課桌椅。開學之初,學生上午上課,下午勞動,在老師的帶領下,整修校舍,開通道路,平整操場,開墾荒地,栽種蔬菜。沒有教材,教師就自編講義,編寫的講義一部分由學生謄寫油印,大部分由教師口述學生筆記。

    “他們到景寧時,已經到了缺錢缺糧,生活難以維持的境地。最困難時,邵鴻書甚至靠變賣衣服艱難支撐。但他始終認為,培養和造就人才,是知識分子愛國救亡應盡之責。”早在2001年,稽山中學的老書記金華定就帶隊重走過當年流亡辦學的道路。一路收集的素材,都收入到了學校70周年校慶時出版的校志中。

     

    稽中清明節

      行程萬里,不忘來路,飲水思源,傳承初心。

      在稽山中學,有一個“稽中清明節”。為了紀念稽中先賢的英勇抗戰事跡,每年417日,全體稽中人以食素等方式,抒發對先輩的無限尊崇之情。

    “那一天,我們會組織全體師生依次到校園里的那塊‘稽山中學抗日突圍紀念碑’前,哀悼在抗戰中死去的校友。然后再組織一個年段的學生,從學校出發,沿日鑄嶺古道,上平王線,重走稽中先賢抗日突圍路。”稽山中學黨政辦主任陶愛君說,因為這段特殊的歷史,他們學校如今與景寧中學也成為了結對學校,每年都組織師生赴景寧參觀學習。

     

     

     

    弦歌不輟,清風長傳

    紹興市稽山中學黨委書記、校長宣方軍

    畢業后在紹興一中工作了20年,2017年調任稽山中學至今,對這兩所學校心里總充滿著一種特殊的敬畏之情。它們都有著一段彌足珍貴的歷史——抗日流亡辦學史。這是一段特殊的校史,堪比當年西南聯大西遷辦學:在槍林彈雨中與祖國同呼吸、共患難,在艱難困苦中傳播知識,其貢獻彪炳千古,其精神燭照后世。

    記得2016年,因校慶籌辦和校史整理之需要,與時任紹興一中校長朱雯組建了一支重走流亡辦學路小分隊。每到一處,都有熱心的村民帶著我們走訪舊跡,講述當年省立紹中在當地辦學的一些逸聞舊事,我們被深深感動了,眼前不時浮現出當年沈金相校長帶著師生們艱難跋涉與學生們負篋苦讀的畫面。

    2017年調入稽山中學,校史記載的關于邵鴻書校長帶領師生跋山涉水、流亡辦學的篇章格外令人注目。不自由,毋寧死,不愿做亡國奴的師生在邵鴻書校長的帶領下冒著敵人的槍林彈雨,突破重圍,僧寮作宿舍,佛殿當講堂,在平水的顯圣寺,在武義的草馬湖,一直到遠在浙閩邊境、地處深山老林的景寧標溪鄉豫章村,流離遷徙,弦歌不輟。

    2019年,受校友的邀請,我和老校長孟學軍、朱雯等一起參加豫章村臥薪嘗膽校史碑揭牌儀式,這是我第一次走進豫章村,看著稽山中學辦學舊址文化禮堂、稽中路、稽中亭等流亡辦學紀念遺跡的時候,我的心久久不能平靜。

    回想當年,日寇入侵,硝煙四起,擺在每一所學校面前的路不外乎三條:一是就此停辦,二是成為亡國奴屈辱辦學,還有一條就是流亡辦學。紹興一中和稽山中學在時任校長的帶領下,學校的教師和學生能心系家國,懷著正義必勝、抗戰必勝的堅定信念,肩負著對國家民族前途的崇高責任感而流亡遷徙,這是可歌可泣的英勇事跡。這一路西遷的歷程盡管艱辛,有一些師生甚至還付出了生命的代價,但這炮火中的讀書聲彰顯著師生們寧死不屈的愛國精神、艱苦奮斗的開創精神和樂觀向上的革命精神。

    歷史不僅僅是屬于過去的,它更應該屬于將來。紹興一中和稽山中學兩所學校銘記流亡辦學史,傳承和弘揚流亡辦學歷程中表現出來的可貴的愛國主義精神和艱苦卓絕的奮斗精神,重走流亡辦學路也好,過稽中清明節也好,都是一種很好的傳承和弘揚,值得積極倡導。此外,我們還應該好好整理這段寶貴的歷史,豐富其中的感人故事,挖掘其中的深刻內涵,提煉其中的重要價值,讓這段歷史真正成為這兩所學校寶貴的育人資源和精神財富。


    【打印正文】
    成年日本片黄网站色大全免费 - 视频 - 在线观看 - 影视资讯 - 奋斗网